李冬仪

现在是写文的。
#the first day#

小团圆(二)

02.

赵家在旧城区大院里的老房子快要拆了,一家人半年前前搬到了新城。赵远亭平时一直住在离公司比较近的那套公寓里,放了假就会回去看看。

虽然他睡得迟,但是长期养成的生物钟还是在早上六点时叫醒了他。只睡四个多小时对他影响不大,照样早早到了赵家本部。

新房子在别墅区,隔壁几个院子里都种着各式花草,就赵家的院子里种的是菜,一看就是赵鸣山老爷子干的好事。赵鸣山年逾古稀,依然精神矍铄、身体强健,这会儿正坐在他的菜园子跟前,和赵远亭他爸下棋。

赵远亭停好车,就过去和他爷爷还有他爸打了声招呼,赵鸣山见他来了,就招招手道:“远亭你过来,陪我下棋,跟揽松这臭棋篓子一块儿简直是浪费我的技术。”

赵揽松无奈:“爸,远亭他下得比我好不到哪儿去吧。”

“你可拉倒吧,咱家就你最不会下棋了,来来来远亭赶紧过来。”

赵揽松笑着摇了摇头,起身道:“那远亭你先过来吧。林阿姨正做点心呢,待会儿过来吃。”

赵远亭过去坐下,刚对上父子俩人的残局,就听见赵鸣山说:“远亭啊,昨晚上肖家小子那生日……场面怎么样?”

“阵仗挺大的,一个劲儿在那儿摆阔,而且……”赵远亭把昨晚上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。

赵鸣山冷笑:“那小子净会给他爸添麻烦,迟早有一天得一窝端了。你可要少跟那一帮人来往,基本上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赵远亭:“知道了。说起来,爷爷,你听说过戚怀清这个人吗?”

他也是随口一问,但赵鸣山想都不想就回答了:“这不是你涂阿姨和戚叔叔家的儿子吗,你打听他做什么?”

“我昨晚上看见他了,看着眼熟,也问了名字,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。”赵远亭听赵鸣山这么说,一下就想起来了。他看戚怀清眼熟,只是因为他经常看见他妈妈,涂秀。涂秀是他妈妈的好友,他虽然不太熟,但见过很多次。

赵鸣山:“听小涂说,他前几天刚回言城,怎么又和肖启东搭上关系了?”

这事儿赵远亭自然是不清楚的,两人没再谈这个话题,而是下起了棋。

虽说眼睛看着棋盘,可赵远亭的心却飘到了别处。方才听了赵鸣山的话,他就像拉住了记忆的线头,一下就拽出了许多与那个人有关的回忆。

第一次见面应该是二十二年前,他五岁,戚怀清四岁,两个人在赵家原来的院子里遇见了,因为抢同一颗弹珠还打了起来。那一段里,赵远亭记得最清的就是,戚怀清打不过他就咬他,一口咬破了他的嘴唇,看见他捂着嘴哭,就把弹珠塞到了他的手里。

后他们不在同一个城市生活,没有太多能见面的机会。偶尔他妈妈会拿他和戚怀清比,说他没戚怀清懂事,没他努力。这么一想,其实这个人一直存在于他身边,只是存在感比较低,经常被他忽略。

“远亭,回神了,想什么呢你?”赵鸣山拿着一枚棋子敲了敲棋盘。

赵远亭这才收回思绪。他一看棋盘,心想自己下的这乱七八糟的是什么玩意儿,刚想说重来一局吧,就听见赵鸣山问:“是想你对象了吧?”

他手一抖,一颗棋子滚落到了地上。

吃完午饭,赵鸣山和赵揽松都去睡午觉了,赵远亭被他妈妈拖出去逛街。

傅君兰坐上车,对儿子说:“先去重宁巷那边接一下你涂阿姨吧,下午我们一起去。”

赵远亭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应了声好。

傅君兰:“说起来,阿秀她儿子最近回言城了,待会儿也要和我们一起去。我记得那孩子和你差不多大吧,小时候你们还一起玩过,你记不记得?”

“当然记得。”赵远亭唇角微勾,“我昨天还在肖启东的生日会上看见他了。”

“肖启东还请了他呀?也难怪,涂老先生和肖市长倒是有点交情。”戚怀清的外公涂温,许多年前对肖启东他爸有知遇之恩。

赵远亭一边开车,一边听傅君兰念叨些家长里短的事,从物业不让在家里种菜,说到赵揽松最近又在书房里偷藏了瓶酒,弯弯绕绕说了一堆,终于来到主题:“远亭啊,你有没有打算找个对象?”

“嗯……这个,不急,我觉得一个人挺好的。”

傅君兰盯着他后脑勺看了一会儿,叹了一口气:“人啊,总得找个伴,一辈子孤孤单单的,那该多凄凉啊!你喜欢男人,我们都挺理解的,不管男孩女孩,能陪着你就好了,其他的都是次要。”

她这副忧愁的样子,赵远亭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,于是就闭了嘴。

到了重宁巷,涂秀已经在巷口等着他们了,但是戚怀清还没出门。

赵远亭在路边停好了车,涂秀走过来说:“不好意思,你们先等等吧,怀清还没出来呢。”

傅君兰问:“他干什么呢?”

涂秀无奈地笑:“他正抓猫呢。”

一个月前涂秀捡了只受伤的流浪猫,在家里仔细照顾着。这猫过于活泼了,时不时就到邻居家捣乱。今天中午涂秀母子俩正要出门,它突然跑了出来,一下就蹿出了门。他们怕猫跑到路上被车撞到,就想把它抓回家里。

这时候突然传来“喵”的一声,一团黄色的毛球飞快地蹿到了涂秀的脚边,咬住了她的裤脚。戚怀清追过来,一把提起猫按到了怀里。

赵远亭放下车窗,戚怀清看见了他,笑着跟他打招呼:“挺巧啊,又见面了。”

他笑起来时一边脸上有个浅浅的酒窝,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小猫身上轻轻抚摸着。赵远亭看着这副景象,心中某个地方突然就被触动了。

从一个gay的角度来说,这场景可以称得上是赏心悦目。

已经单身了一年多、目前不太想找对象的赵远亭,被撩拨得心里有点痒。

评论(1)

热度(10)